當前位置: 首頁 / 文章 / 正文

主題自駕游:慈禧西逃時,真正的苦難只有2天

夏星

  【車訊網 報道】不久前,在網上看到幾篇講述慈禧西逃的自媒體文章,內容十分夸張,說慈禧歷經2個月的饑寒交迫,才從北京走到西安。事實上,隨著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城,慈禧太后西逃時,真正受苦受難的日子,只有兩天,從第3天開始,她就恢復了皇太后的尊嚴。而這兩天的詳細經歷,慈禧的侍女榮兒講給了金易先生,金先生與夫人沈義羚據此合著了《宮女談往錄》一書。借著試駕別克GL8的機會,我按書中的描述,從紫禁城出發,途經頤和園、西貫市、居庸關、岔道城,一直走到榆林堡,把慈禧最為狼狽的經歷,回顧了一遍。

  八國聯軍當中的俄、日、美、英軍隊,是在1900年8月14日攻入北京的。15日清晨,慈禧得知,立刻化妝潛逃。途經頤和園和溫泉村,當晚到西貫市。16日途經居庸關,夜宿岔道城。17日,懷來縣縣令在榆林堡接駕。從這兒開始,慈禧告別狼狽,由眾多王公大臣和軍隊的陪伴,前往山西、陜西。

  八國聯軍侵華,又稱“庚子國難”。起因是1898年戊戌變法被扼殺后,慈禧打算另立新君,可西方各國比較認同光緒帝的新思想,不愿意看到保守派占據上風,因而拒絕承認慈禧立的大阿哥。未能如愿的慈禧很生氣,認為各國干涉了她的內政,但又不好正面沖突,便借助民間力量打擊洋人,這便是允許義和團進北京的由來。

  義和團是1900年6月11日進的北京,6月20日,德國公使克林德在東單北大街被殺,同日,清朝軍隊開始圍攻使館區。21日,慈禧發布動員令,號召大家團結起來,有力出力、有錢出錢,同仇敵愾,保衛國家。有人將這份動員令理解成宣戰。事實上,它只是給同胞看的,并不是真正意義的宣戰。關于這一點,我想慈禧并不糊涂,她應該知道自己的實力,更應該知道與世界為敵的后果。所謂動員,其實是維護統治的權術。當然,這里更有莊親王載勛、端郡王載漪、大學士剛毅等人的慫恿。

  這些慫恿,有些是不懷好意,有些是大腦發熱,結局大家都知道——到了8月14日,4國軍隊打進北京。據慈禧的侍女榮兒回憶,那天晚上她在紫禁城樂壽堂值班,從凌晨3點鐘左右開始,不斷傳來“貓叫”聲,慈禧4點醒來,“貓叫”聲越來越密。大家正納悶,李蓮英跑進來說,洋人昨晚進城了,已經占領天壇,正朝紫禁城開槍。原來,所謂“貓叫”,其實是子彈在空中呼嘯的聲音。

  不一會兒,一顆流彈落在樂壽堂,慈禧驚慌起來,趕緊吩咐出逃。李蓮英隨后拿出一個包袱,里面是全套的普通漢人的服飾。這時,光緒帝、皇后等人也都來了,大家換好衣服,隨即出了神武門。

  出神武門時,共有15人:慈禧、光緒帝、隆?;屎?、瑾妃、大阿哥、貝子溥倫、慈禧的侄媳(元大奶奶)、慶親王的2位女兒(三格格、四格格)、太監李蓮英和崔玉貴、慈禧的2位侍女(娟兒和榮兒),皇后的1位侍女和格格的1位侍女。慈禧的2個的兒媳婦——同治帝的瑜貴妃和瑨妃,被留在宮中,未能隨行。

  因為是潛逃,需要避人耳目,所以更換了普通漢人的衣服,皇宮里的車自然也不能坐,容易暴露身份,交通工具是臨時雇來的3輛車:2輛轎車(如下圖所示,本文中的老照片多為山本贊七郎拍攝),一輛蒲籠車(估計就是大車)。慈禧、大阿哥、侍女娟子坐一輛,光緒帝和溥倫坐一輛,剩下8個女的,都擠在蒲籠車里,李蓮英和崔玉貴騎騾子在前面開道。

  慈禧一行是在早上7點多鐘出發的。出神武門往西,走了沒多遠右轉,沿景山西街往北。

  繞過景山,來到地安門內大街。地安門是皇城的北門——皇城共有4座城門,如今還在的,只有南門:天安門。

  出了地安門,是地安門外大街。此時,遇到軍機處的趙舒翹和瀾公爺家里的轎車,慈禧讓趙舒翹在前面開道,并把轎車借了過來,給皇后和瑾妃坐。順便說一句,瀾公爺是光緒帝的堂兄弟,因為慫恿慈禧開戰,被八國聯軍列為“禍首”,本應處死,但因皇族,被發配新疆。他在新疆把一卷敦煌佛經送給伯希和,伯希和因此跑到敦煌,從王道士手中以500兩銀子弄走了2000卷敦煌文書。

  地安門外大街的北頭,是鼓樓。鼓樓西側有一條斜街:鼓樓西大街,沿著它就能到德勝門。但為了避開人流,慈禧一行兜了個圈——先沿舊鼓樓大街往北,走到城墻根兒,再沿著城墻往西,來到德勝門。

  當他們來到德勝門時,遇到擁堵,許多人都等著出城。在趙舒翹的疏通下,慈禧一行沒排隊,優先出了城。

  出城后,隨即左轉,離開大道,走小路往西,繞過太平湖(老舍先生自盡的地方),才又轉上大道。這段行程如今已經很難復制了,與其最為接近的,是學院南路。

  我沿學院南路,走到最西頭兒,是魏公村。接下來的這一段,歷史上的路與今天的路,大體相符,那就是途經黃莊、海淀鎮、圓明園,最終到頤和園。事實上,如果直奔頤和園,應該出西直門,而不是德勝門,走德勝門有點繞遠。據侍女榮兒回憶,慈禧出德勝門后,曾在路邊停了會兒,估計是琢磨往哪去。由此可見,此時的慈禧,連個明確目標都沒有。

  在魏公村右轉之后的路,如今叫中關村南大街,這段路過去叫白頤路:白石橋到頤和園。

  往北過了黃莊,歷史上老路是斜的,穿過海淀鎮,隨后轉上頤和園路。轉上頤和園路之后,路西曾是康熙帝的暢春園,如今只剩下2座小紅門;路東如今是北京大學,在清朝也是園林,據說共有9座,比如和珅的淑春園。1919年,燕京大學成立,首任校長司徒雷登,利用美國鋁業大王霍爾的捐款,把這一片閑置的園林,改造成為大學。

  燕京大學是我國近代史上規模最大、質量最好、環境最優美的大學之一。1952年院校調整,燕大的民族學系成為今天的中央民族大學,法學院成為今天的中國政法大學,經濟學系成為今天的中央財經大學,工學院并入清華大學。最占便宜的是北京大學,它不僅獲得燕大的文學院和理學院,還得到了燕大校園。

  過了北京大學,前面是個丁字路口,正對面是101中學,也就是昔日圓明園的范圍。在丁字路口左轉,不遠處是西苑,再往前,便來到頤和園的正門:東宮門。從神武門到這兒17公里,慈禧是11點左右到的,這段路她走了大概4個小時。

  慈禧在頤和園停留了將近2個小時,還吃了頓午飯。此時,肅親王善耆、慶親王奕劻、瑞郡王載漪從城里趕了過來,慈禧根據他們帶來的消息判斷,洋人還不知道她已經出逃,但為了以防不測,還是決定接著跑,并下令由崔玉貴和趙舒翹在前面開路,3位王爺率頤和園的護軍殿后——慈禧當時最害怕的,是洋人追她。

  從頤和園再出發時,歸還了瀾公爺的車,新添了2輛轎車,皇后和瑾妃坐一輛,慈禧侄媳和2位格格坐一輛,蒲籠車里就只剩下3位侍女了。

  出頤和園往北,過西北旺后往西,來到溫泉村。這段路15公里,如今分別是紅山路、黑山扈路、黑龍潭路和溫泉路,基本上一直沿著京密引水渠走。

  慈禧一行在溫泉村的村東頭樹下休息,還進村央求一個大戶人家借廁所用。按照風俗,女性出門在外借廁所,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兒,怕給本家帶來晦氣,所以進門得喝口涼水,壓壓邪氣,出門送個紅包,散散晦氣。但事先沒準備紅包,只好由榮兒送出2兩銀子——據說,晚清時在北京租一座6個房間、占地300多平方米的宅院,月租金也不到2兩銀子——這廁所上得夠貴的。

  在慈禧貼身侍女榮兒的回憶中,對西逃很納悶,她鬧不明白慈禧究竟是事先準備好了,還是倉促之間的臨時決定。如果說事先就準備好了,為什么一路走過來,要什么沒什么,特別狼狽;如果是臨時決定,為什么一說走,李蓮英馬上拿出包裹,里面有全套的漢人衣服呢?

  在溫泉村休息片刻,繼續往北,這段路如今叫溫陽路:溫泉到陽坊。途中,他們還在另一個集鎮休息過,幾位侍女通過大車店的人,買了一些青玉米和豇豆,煮熟了分給大家吃。在榮兒的回憶中沒有說出這個集鎮的名字,根據里程,我猜測有可能是前沙澗一帶。

  慈禧一行下午1點離開頤和園,晚上7點左右抵達西貫市村。西貫市是個回民村,李蓮英前去協商,由于風俗不同,村民不愿意接待,只是答應把村頭一座廢棄了的清真寺,借給他們住一晚。

  從紫禁城算起,到這兒是41公里,慈禧一行用了大概8個小時,平均時速5公里,不算慢了。

  廢棄的清真寺里幾乎什么都沒有,娟兒和榮兒只得把車上的墊子拿下來,讓慈禧靠著。再把車夫喂牲口的盆洗干凈,用來給慈禧洗臉——隨后大家都用這個盆洗漱,輪到最后一個人,已經半夜了。

  晚飯是崔玉貴從村里找來的一盆粥,再加上下午休息時買的青玉米和豇豆。

  此時,數位王爺和大臣從北京趕來,但清真寺里根本住不下這么多人,只能委屈一下,坐在車里過夜,其實,就連慈禧都是和光緒帝擠在一個屋里的。

  第二天,村里一位姓李的大戶人家,不知從哪聽說了他們的真實身份,送來饅頭、咸菜和小米粥,還送了3頂騾駝轎,并派出一位向導。這個大戶是開鏢局的,有東、西光裕2個字號,那天在家的是東光裕的老板李子恒,后來慈禧授予他為新疆伊犁縣令。向導叫楊巨川,他陪著慈禧走到張家口,被封為“引路侯”。

  早餐過后,慈禧一行繼續前行。在3頂騾駝轎中,慈禧、光緒帝、皇后每人坐一個,其它人還是昨天坐的轎車,侍女們也改成坐轎車,那輛臨時雇來的蒲籠車不要了。

  離開西貫市,往北,這段路現在是溫南路,溫泉到南口的意思。所謂南口,指的是關溝南邊的山口,過了南口,就該進山了。

  從西貫市算起,15公里左右是南口鎮,過鎮不遠處進山。進山的地方,左右兩邊各有一座烽火臺,下圖是我站在其中一座烽火臺的旁邊拍得(正在維修),另一座在正對面的山脊上。

  站在烽火臺往南看,從頤和園到西貫市、再到南口的全景,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南口之后進山的路,是關溝,它是從華北平原到塞外的一條捷徑,全長20公里,因為靠近京城,溝里共有4條軍事防線,分別是南口、居庸關、上關和北口,北口就是八達嶺,是游客在北京看長城最主要的去處。

  沿著關溝走了幾公里,來到居庸關,從西貫市到這兒是22.6公里。慈禧走的時候,途中遇雨,耽擱了很長一段時間,所以,她早上6點出發,午后才到居庸關,這段路走了大概7個小時。

  在侍女榮兒的回憶里,把這兒叫方城,把八達嶺叫居庸關。事實上,八達嶺與居庸關是同一個防御體系,八達嶺的城門上,寫的是“居庸外鎮”。

  當然您也可以這樣理解:八達嶺是一線陣地,居庸關是后方的大本營。也就是說,八達嶺是萬里長城,而居庸關兩邊山上的長城,只有一小段,明朝修筑時,并沒有將它與萬里長城相連。

  如今看到的居庸關長城,是1994年修復的,真正的歷史古跡是云臺。這座城臺建于元朝,最初上面有佛塔,等于是座過街塔,門洞內的石雕非常精美,元朝皇帝每年來往于大都與上都之間,就得從這兒過。

  慈禧走到這兒時,在兵營里吃了午餐——當時這里是有駐軍的,軍官還給慈禧磕頭請安。侍女榮兒回憶,午餐當中有一碗粉絲黃瓜湯,慈禧很喜歡,吃得很香。

  過了居庸關,路變得比較狹窄,當然,我走的是老路,在老路旁邊,還有京藏高速公路以及咱們中國人的第一條鐵路,那就是廣東南海人詹天佑主持建造的京張鐵路,至今還在用,如果您去八達嶺,建議走一回,雖然速度比不上新建的高速鐵路,但歷史感是無法取代的。

  從居庸關算起,行車10公里,來到八達嶺。路旁有塊石頭,叫望京石。相傳慈禧走到這兒,曾站在石頭上遙望北京——當然,這僅僅是個傳說。

  望京石緊靠著八達嶺的城門。在北京的各段長城中,八達嶺知名度最高,來這兒的游客也最多。除了八達嶺,北京還有慕田峪、司馬臺,以及司馬臺旁邊的河北省金山嶺長城,景色各有所長。

  下圖是北京南池子81號的美麗照相館拍攝的“居庸外鎮”城門,據圖所見,當時的望京石比路面高了不少。這張照片攝于1935年前后,距庚子國難僅僅30多年,城門損毀嚴重。

  八達嶺長城的關隘處,是個面積不大的甕城,有2座城門:居庸外鎮和北門鎖鑰。從下面這張山本贊七郎先生在1898或1899年所拍的照片可以看出,甕城內很荒涼,樹旁的房子只剩下小半堵墻。

  八達嶺開辟成旅游區后,甕城里蓋了些房子,下圖中間的那排房,是售票處和出入口。最早汽車可以開到門前,門前這片空地就是停車場,后來改成臺階,就只能走行人了。

  對于游客來說,八達嶺最為便利,一進門就是長城,用不著多走路,且氣勢很雄偉。而其它段落,比如司馬臺、慕田峪等,都得先爬山,爬半天才能看見長城。

  游客站在八達嶺長城上,以為來到了邊界線。其實,八達嶺屬于內長城,在它的北面,還有一道外長城。過了外長城(這一段是張家口),才算真正進入蒙古人的地盤。

  慈禧在八達嶺的城門洞里稍事休息,便繼續往前走。順便說一句,在《庚子西狩叢談》一書中,說慈禧在路上不曾見到一個人,恐怕是夸張了。據侍女榮兒回憶,這一路上,散兵游勇非常多,有不少是潰散的義和團。慈禧一行雖然有護軍,但也不敢招惹他們。

  榮兒還講了一段頗為有趣的經歷:過八達嶺沒多遠,有人躲在樹叢里開槍,雖然誰也沒打著,可還是把人們嚇了一跳,李蓮英、溥倫、娟兒、榮兒一起沖上去,用身體擋住慈禧的轎車。不一會兒,護軍趕了過來,朝著開槍的地方圍過去,但沒發現槍手——估計是看到他們人多勢眾,跑了。

  出八達嶺1.3公里,是岔道城,慈禧一行是在下午5點多抵達的,從西貫市算起,到這兒是37公里。

  岔道城有東、西2座城門,因為時局動蕩,西城門封住了,只有東城門開啟,慈禧就是從這兒進的城。

  當時的岔道城,不僅有駐軍,還有驛站、公館和戲樓。駐軍騰出一個大院子,給慈禧一行住。慈禧在岔道城的這一晚,雖然還是沒法兒換衣服,但吃飯與睡覺的條件,比昨晚西貫市相比,已經是天壤之別了。

  此時,已有10多個王公大臣追過來陪伴慈禧,他們帶來了北京城里的情況——八國聯軍并沒有攻入紫禁城,皇宮里到目前為止,還是安全的。這天晚上,崔玉貴與向導楊巨川去了趟延慶,從州官那借來一頂四抬大轎。州官還帶著官印,跟著崔玉貴來到岔道城,但慈禧并沒接見他。

  第三天,1900年8月17日早上6點,慈禧坐上四人抬的轎子,從岔道城東門出來,沿城墻往西,下一站是榆林堡。

  岔道城到榆林堡才10公里多一點兒,可因為是人抬的轎子,不是牲口拉的轎車,速度很慢,再加上途中又遇到下雨,耽擱了好一陣,上午11點,才走到榆林堡。

  這段路,我的行車距離是11.4公里,因為路況好,油耗也從10升左右,降為6.5升。

  榆林堡是個古老的驛站,持續了元、明、清三代。據說,它與雞鳴驛、土木堡,并稱京北三大堡。

  在歷史上,榆林堡曾有長達2公里的城墻,可惜在20世紀50年代、60年代兩次被毀,如今只殘存了一小段。

  懷來縣縣令吳永,從縣城趕到榆林堡,穿著朝服,以正式的禮節迎接慈禧,讓慈禧大為感動。

  在吳永的書中,記載著慈禧在榆林堡向他哭訴,說2天走了幾百里,不見一個人,水都沒得喝,飯也沒得吃,饑寒交迫。吳永雖然安排客棧煮了3鍋粥,可被散兵游勇搶走一多半,慈禧大概沒吃飽,讓吳永送幾個雞蛋過來,吳永趕緊跑到街上,挨家尋找,找到5個,煮熟了送上去,慈禧一口氣吃了仨。

  看到這段,我不禁有些疑惑——首先,以慈禧的身份,會向一個縣令“哭訴”嗎?我覺得不太可能。其次,從頤和園吃完午飯算起,到榆林堡,滿打滿算46個小時,就是一口飯都沒吃,對于一個生活優越的人來說,也應該熬得住,不至于餓得如此之慘吧?何況,慈禧真正挨餓只有第一天晚上在西貫市,第二天的早、中、晚三頓飯,都是有保障的。

  至于走了幾百里、不見一個人影、沒水喝,等等,更是太夸張了。這就跟如今走川藏公路、新藏公路一樣,明明是條平坦的柏油路,是個車就能走,偏偏有人喜歡夸張、喜歡煽情,無論拍視頻還是寫文章,都把旅途形容得無比艱難。

  慈禧在榆林堡吃了個午飯,隨即啟程,前往懷來縣縣城,并在那住了2個晚上,然后在大批官員與軍隊的護送下,繼續往西。所以,侍女娟兒和榮兒,都認為榆林堡是陰與陽的分界線。

  從紫禁城神武門算起,到榆林堡,我的行駛是99.9公里,因為如今八達嶺一段需要繞行,故慈禧當年的累計里程應該是90公里左右。如果有時光隧道,我開著GL8穿越回去,當天就能把慈禧從北京送到山西省,車里還特舒服,比清朝的所謂“轎車”舒服多了。

  話雖如此,我更想做的,不是伺候慈禧,而是想阻止她和那幾個心懷鬼胎之人的荒唐之舉——僅僅是為了個人利益,就把義和團當成工具,把人民推進火坑,實在太不像話。

  說到這兒,想起《大國崛起》里點評日本的一段話:國家可以稱道的意義只是在于,對內,給民眾帶來福祉,對外,給世界送去和平。

  而這些人的腦子里,只有權利和利益。與世界的差距,太大了。


  關于《星爺說車》

  星爺—與電影演員周星馳無關。本人姓夏名星,從小就有白頭發,被同學戲稱“夏老頭”;后來友人按北京習俗,給我起綽號“星爺”。本人自1988年起駕車周游,至今不輟;2001年開始為媒體做汽車評測,故將個人專欄冠名“星爺說車”。

  如您用電腦或平板電腦閱讀,點擊下圖,即可進入專欄——抱歉,暫不支持手機。

  

責任編輯:王欣

分享到

相關車系

別克別克GL8

官方指導價:23.29 - 53.39

全部拆解:66分

評論
評論
0 / 500 字
猜你喜歡
熱門PGC 查看更多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奧迪 奧迪Q2L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68
    部分拆解

    Polestar極星 Polestar 2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2
    部分拆解

    極氪 極氪001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80
    全部拆解

    江鈴 域虎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54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吉利 帝豪GL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59
    全部拆解

    啟辰 啟辰D60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57
    全部拆解

    寶沃 寶沃BX5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61
    全部拆解

    雪鐵龍 C4世嘉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58
  • 全部拆解

    江淮 瑞風S7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55
    全部拆解

    鈴木 驍途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53
    全部拆解

    寶駿 寶駿510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46
    全部拆解

    寶沃 寶沃BX7

    看報告
    評分70
播放按鈕
女人的隐私全部露出来的图片